时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河埠头:诉说水乡的美好记忆
发布日期:2022-01-13 15:36   来源:未知   阅读:

  忆起江南的故乡,除了小桥流水,那一个个倚岸而筑的河埠头也曾让人梦萦魂牵。河埠头曾在百姓居家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乡村有了四通八达的公路,人们出行、运输物资不再依靠航船了;再后来,家家户户开通了自来水,村民也不再需要到河埠头去洗衣淘米了,于是,它的功能渐渐退化了,曾经热闹、繁忙的河埠头渐渐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变得冷清起来这幅由宁波摄影爱好者王根甫提拱的照片,让我们重温了河埠头带给我们的美好记忆。

  这张照片是他3年前在鄞州高桥镇的新庄村拍的。新庄村,名字中虽带着一个“新”字,其实它是离宁波市区最近的一个历史古村,位于联丰机场路以西的城郊。新庄村民风淳朴,古韵悠远,至今还保存着很多明清时期的建筑古迹。新庄历经千百年的繁衍和积淀,培育出了一批历史文化名人。据说,从宋代至明末,这里曾走出了20多个进士。新庄村民主要姓周,据传是从樟村迁移而来。据全祖望《甬上族望表》记载,这里的“浮石周氏”在宁波是仅次于鄞东史氏的一个“科举世家”,史上曾出过70多位名人。在周氏一族最鼎盛的明代,这里走出礼部尚书周应宾、工部伺郎周薇、盐运使周保等人。

  照片上的河埠头不远处有一座桥,上面刻有“云锦桥”三字,从桥的构造形态看这是一座颇有年代的古桥。据地方志记载,在千年前的鄞西,新庄是广德湖边的村落,河网纵横交错,后来湖泊干涸改造成田后,新庄先人引中塘河之水环绕全村,供村民饮用、洗涤、灌溉。这条河就叫云锦河,河上建造了这座云锦桥。

  王根甫说,拍这张照片的时间大致在冬末初春,那天天气晴朗而又温暖。照片上一位年轻的妈妈正蹲在河埠头洗衣服,旁边放着两个洗衣盆和一只水桶,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乘巧地坐在小塑料凳子上,一边等候妈妈,一边注视着河面上的层层涟漪。河岸的栏杆上还晒着村民的被褥。这一幕质朴而又温馨的生活场景打动了当时正在新庄村采风的王根甫。他说:“虽然对我们这代人来说,河埠头是最熟悉不过的风景,但在现代都市生活中,这样的场景还是很稀罕的,这也就是我拍河埠头这组照片的一点意义吧,可以勾起大家对往日岁月的记忆。”

  说起河埠头,上了年纪的宁波人都充满了感情,特别是在农村,人们取水、洗涤离不开河埠头,白天,主妇们在这里洗菜、淘米、洗衣;傍晚,男人们从田里干活回来,在这里洗农具、洗澡。河埠头几乎成了农家厨房、卫生间的一个延伸空间。

  河埠头还是村民尤其是农妇们的“信息交流中心”。每当清晨,河埠头聚满了勤快的主妇,她们一边洗衣、洗菜,一边东家长西家短地交流着各种谈资。于是,“谁家儿子要娶亲了”“谁家老人过世了”等消息迅速在村庄里扩散

  对上世纪90年代以前出生的农村人来说,童年的记忆里少不了河埠头的影子。那时候,在夏天,河埠头则成了孩子们的乐园。他们在河里游泳、嬉戏,累了就坐在河埠头石阶上休息,有的孩子还在石阶下摸螺蛳,回家让妈妈炒一下,成为餐桌上的一道美味,那种香美的滋味至今令人难以忘怀。记者周燕波

  忆起江南的故乡,除了小桥流水,那一个个倚岸而筑的河埠头也曾让人梦萦魂牵。河埠头曾在百姓居家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乡村有了四通八达的公路,人们出行、运输物资不再依靠航船了;再后来,家家户户开通了自来水,村民也不再需要到河埠头去洗衣淘米了,于是,它的功能渐渐退化了,曾经热闹、繁忙的河埠头渐渐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变得冷清起来这幅由宁波摄影爱好者王根甫提拱的照片,让我们重温了河埠头带给我们的美好记忆。

  这张照片是他3年前在鄞州高桥镇的新庄村拍的。新庄村,名字中虽带着一个“新”字,其实它是离宁波市区最近的一个历史古村,位于联丰机场路以西的城郊。新庄村民风淳朴,古韵悠远,至今还保存着很多明清时期的建筑古迹。新庄历经千百年的繁衍和积淀,培育出了一批历史文化名人。据说,从宋代至明末,这里曾走出了20多个进士。新庄村民主要姓周,据传是从樟村迁移而来。据全祖望《甬上族望表》记载,这里的“浮石周氏”在宁波是仅次于鄞东史氏的一个“科举世家”,史上曾出过70多位名人。在周氏一族最鼎盛的明代,这里走出礼部尚书周应宾、工部伺郎周薇、盐运使周保等人。

  照片上的河埠头不远处有一座桥,上面刻有“云锦桥”三字,从桥的构造形态看这是一座颇有年代的古桥。据地方志记载,在千年前的鄞西,新庄是广德湖边的村落,河网纵横交错,后来湖泊干涸改造成田后,新庄先人引中塘河之水环绕全村,供村民饮用、洗涤、灌溉。这条河就叫云锦河,河上建造了这座云锦桥。

  王根甫说,拍这张照片的时间大致在冬末初春,那天天气晴朗而又温暖。照片上一位年轻的妈妈正蹲在河埠头洗衣服,旁边放着两个洗衣盆和一只水桶,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乘巧地坐在小塑料凳子上,一边等候妈妈,一边注视着河面上的层层涟漪。河岸的栏杆上还晒着村民的被褥。这一幕质朴而又温馨的生活场景打动了当时正在新庄村采风的王根甫。他说:“虽然对我们这代人来说,河埠头是最熟悉不过的风景,但在现代都市生活中,这样的场景还是很稀罕的,这也就是我拍河埠头这组照片的一点意义吧,可以勾起大家对往日岁月的记忆。”

  说起河埠头,上了年纪的宁波人都充满了感情,特别是在农村,人们取水、洗涤离不开河埠头,白天,主妇们在这里洗菜、淘米、洗衣;傍晚,男人们从田里干活回来,在这里洗农具、洗澡。河埠头几乎成了农家厨房、卫生间的一个延伸空间。

  河埠头还是村民尤其是农妇们的“信息交流中心”。每当清晨,河埠头聚满了勤快的主妇,她们一边洗衣、洗菜,一边东家长西家短地交流着各种谈资。于是,“谁家儿子要娶亲了”“谁家老人过世了”等消息迅速在村庄里扩散

  对上世纪90年代以前出生的农村人来说,童年的记忆里少不了河埠头的影子。那时候,在夏天,河埠头则成了孩子们的乐园。他们在河里游泳、嬉戏,累了就坐在河埠头石阶上休息,有的孩子还在石阶下摸螺蛳,回家让妈妈炒一下,成为餐桌上的一道美味,那种香美的滋味至今令人难以忘怀。记者周燕波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