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景顺长城王鹏辉:创业板让更多年轻人实现创富梦
发布日期:2021-12-19 01:14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经济转型最终明显受益的板块大致分布在医药、TMT、创新类企业、环保、污染治理、食品安全等领域,这是一个比较长期的主题。

  这轮创业板行情的领涨板块是移动互联网、文化传媒等。手机游戏是近段时间最热门的板块,这是移动互联网最直接的应用。

  创业板的发展对于中国经济的转型也有好处,能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IPO、并购、重组等,有利于资金流入这些行业和公司。更关键的是财富效应,比如在美国,脸谱上市让一群年轻人一夜之间变成了亿万富翁,这会刺激更多的年轻人去创业,现在手机游戏就有这种吸引力。

  证券时报记者:请回顾一下前三季度的操作思路,基金组合取得超额收益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王鹏辉:年初我们超配科技、媒体和通信(TMT)、医药、环保等行业,之后逐渐降低了环保和医药行业的配置比例,持续增加TMT行业配置比例,取得了较大超额收益。

  证券时报记者:就估值而言,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传媒,估值都很贵了,市场会不会有调整?您是否会调整一下投资组合?

  王鹏辉:估值经常是情绪化的东西,便宜与否不能作衡量的标准。我甚至认为有的企业5倍估值都很贵,这个不是绝对的。就像生活中人们购物的时候判断价格的贵和贱,这也是非常主观的东西,有人觉得快餐就应该在10元左右合理,但也不少人愿意花20、30元买更好吃的快餐。

  以估值来说,估值背后有盈利,盈利背后还有盈利的质量,也就是所谓的性价比,性价比也是主观的东西,完全是个人的体验。我觉得这个东西好,愿意付10倍、20倍的估值;你觉得那个差,仅愿意付5倍估值。

  证券时报记者:估值高或低都有其道理,对于投资者来说,该如何去把握和衡量?

  王鹏辉:没有绝对的标准,关键是挑行业,然后在行业中选取成长型公司。总体来说,行业的鉴别相对确定。以移动互联网和银行对比为例,无论是行业增长速度,还是未来发展空间以及资产质量,移动互联网的想象空间都比银行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银行业的竞争结构可能比较稳定,但是移动互联网的竞争结构处于行业发展初期,毛利率比较高,利润增速快。

  在微观层面,需要判断企业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产业趋势。这相对简单,可以考察公司的利润率、净资产收益率、周转率、过去和未来的战略以及管理层等。

  证券时报记者:是不是可以说,现在的新兴行业并不是简单的概念炒作,而是有实实在在的未来估值支撑?如雷军的小米,2010年才创办,到2012年,盈利已经有2亿美元,现在又把谷歌的副总裁巴拉请过来,国内新兴行业的公司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未来这类公司是否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王鹏辉:是这样。从海外市场来看,海外市场已经出现了很多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社会对这些公司都很尊敬。另一方面,在次贷危机中,一些寡头的金融和地产公司反倒出了问题。比较来看,移动互联行业是在创造价值、创造财富,金融、地产更多的是存量的再分配。

  王鹏辉:中国经济转型最终明显受益的板块大致分布在医药、TMT、创新类企业、环保、污染治理、食品安全等领域,这是一个比较长期的主题。如果坚信中国经济转型必将成功,依赖传统增长模式的行业将持续面临压力,反观新兴行业,则会拥有越来越广阔的发展空间和机会。传统的周期性行业去产能的过程将是漫长且艰难的。在这样一个过程完成之前,长期看股价将有持续的压力,短期也有反复,因为估值较低,仍有资金青睐低估值,不一定会走得差,但可能无法像其他新兴行业那样活跃。

  证券时报记者:2012年看新兴行业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但是从今年产业资本的路径和社会发展方式来看,都在往这个方向靠,如百度收购91助手,阿里巴巴入股新浪、收购高德,未来移动互联行业会如何演绎?

  王鹏辉:首先,移动互联行业很活跃,这个行业空间比传统产业大,活跃度比传统产业高,吸引很多实业资本进入这个行业,又促进这个行业的发展。

  第二,移动互联行业使人们生活更便捷、更丰富。未来,上网速度随着技术发展肯定会越来越快,手机的智能化越来越高,运算速度越来越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趋势没有人可以阻挡。

  因此,移动互联网行业好过其他很多行业是比较确定的,只是由于目前股价上涨得多了,市场上很多人担心调整不太敢碰。

  王鹏辉:创业板不断地创新高,表现比较活跃。这轮创业板行情的领涨板块是移动互联网、文化传媒等,其中有做内容的,也有做平台的,还有做硬件的。手机游戏是近段时间最热门的板块,这是移动互联网最直接的应用,最容易变现出经济价值,所以它走得最快。

  市场上涨逻辑也比较清晰。手机游戏行业不断受到资金青睐,手游并购也风生水起,原来创业板涨幅很大,有高估的风险,但是通过收购化解了一部分风险,并且高估值可以形成正反馈,上市公司通过高估值就可以吸收非上市的优秀企业,这样更有利于上市公司和这个行业做大。

  证券时报记者:未来如果IPO重新开闸,新兴行业公司的供给将会增加,这对市场是否会有影响?

  王鹏辉:影响不大,创业板对此应该是很期待的。因为IPO重新开闸,就会有新鲜血液进来,这个板块才不会僵化。如果老是这几个公司,投资标的就非常有限。IPO重启,关键是要把更多公司输送进来,让市场来鉴别真伪,好公司涨,差公司跌。

  从更大的意义上来说, 创业板的发展对于中国经济的转型也有好处,能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IPO、并购、重组等,有利于资金流入这些行业和公司。更关键的是财富效应,比如在美国,脸谱上市让一群年轻人一夜之间变成了亿万富翁,这会刺激更多的年轻人去创业,现在手机游戏就有这种吸引力。

  证券时报记者:神州泰岳并购天津壳木,就是一个造富运动,80后的李毅短短2年时间净赚9.21亿元,他的示范效应在哪里?

  王鹏辉:一家这样的公司被收购,其创业者身价暴涨至10亿元左右的神话是很有吸引力的。与一个煤老板通过一些手段买了一个矿,然后赚了十几亿相比,当然是李毅的创业造富故事对社会更具正面效应,更能激发年轻人利用新技术去开发更有创意的应用,这对社会的正面意义不言自明。

  证券时报记者:这确实是一个正面示范效应,目前有很多海归开始创业,未来创业板成功的基础在哪里?

  王鹏辉:不仅仅海归开始创业,现在内地大学毕业生用比较低的启动资金就可以创业,依靠自己的才智开发出大众喜闻乐见的手机游戏,然后被上市的大公司收购或者自己做大公司上市,实现创业梦想。在我看来,这就是年轻人的“中国梦”。

  很多人认为这是泡沫,但事实上它确实创造了就业,带来了新的创意,同时把大家的创新精神、创业精神和追求梦想的精神唤醒。

  从一个更高的层次来看,中国的创业板成功需要依赖于几方面:一是IPO放开,增加新的投资标的;二是允许财富故事发生,这将刺激更多人投入到这个创业、创新的浪潮之中,这也将激发大家的创业精神,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大学毕业生都喜欢考公务员,或者去国企。

  由此可见,这一轮创业板的上涨与2006、2007年牛市并不一样,前一轮的上涨带来的是资产价格的飙升、环境的污染、全行业的创新乏善可陈,但这一轮创业板的上涨带来的是轻资产、低能耗行业,它让生活更加方便、稳定,也在缩短中国与美国技术差距,更重要的是有了创业精神,年轻人更愿意去创业。

  物极必反,首先是“极”,在“反”之前会有淋漓尽致的表现,达到一种极致。我担任基金经理初期,市场正处于亢奋的最后阶段。其次是“必反”,只要达到极致,一定会反转,这是规律。

  顺势而为,首先看“势”,要看清楚趋势,包括宏观经济趋势、行业趋势、个股盈利趋势和资金面趋势等,就像站在一条河边,必须看清楚它的流向。其次是“顺”,不要和趋势作对。最后是“为”,不能只看不做,看到确定向好的趋势,要参与其中,要在向好的趋势中寻找最好的标的。

  A股是有效率的市场,虽然在绝对估值上经常受到各方批评,但对基本面趋势变化的反应非常灵敏,它将各种因素的影响快速而直接地呈现。在这样的市场中,需要追求投资风格相对灵活,敢于接受新趋势和新事物。

Power by DedeCms